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名夏===一个法律人的博客

一个认真/正直的人,一个追求浪漫文学的人,也是一个追求法律浪漫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同时追求文学与法律浪漫之人的博客 ...... 一个认真、正直的人,一个追求浪漫文学的人,也是一个追求法律浪漫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郑凯南谈经历承诺与失败  

2010-02-18 17:36:00|  分类: 我的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解郑凯南的人都知道她特别会讲故事,其实她自己就是一本故事书。上世纪70年代,央视播出的话剧《第二次握手》曾在全国引起轰动,舞台上的丁洁琼,就是郑凯南扮演的;1986年,36岁的她初闯深圳,先到深圳影业公司担任编导,后担任万科影视公司总经理和总制片人,一做就是20年。郑凯南在自己的“第二故乡”深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亦品尝过失败的痛苦,但她始终对影视事业痴心不改。

郑凯南谈经历

我是那种“父母在,不远游”的人。我的养父是湖南师大的教授,常年研究先秦诸子百家,从小就教我诗词歌赋。13岁那年夏天养母病逝,我和养父一起相依为命,度过了“文革”中最艰难的日子。1986年1月老人家去世,三个月以后我就决定来深圳,我的诉求很简单,就是离开睹物伤心的长沙。

直到现在,我还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蛮保守、传统的人,不像那些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来深圳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我对演戏没有瘾,当时就想做编、导这样的幕后工作。1986年年底,深影要组建短片部,文学部的负责人吴启泰老师鼎力推荐我进了深影。可以说,深影是当时中国最小的电影制片厂,只有28个人,大多是管理者、组织者、编剧和编辑,没有演员,只有两个导演,一个郭宝昌(注:电视剧《大宅门》导演),一个侯咏(注:著名摄影师、电影《茉莉花开》导演)。

1987年,我拍了两部35毫米胶片的纪录片,一部《空间的旋律》,讲深圳的建筑,一部《明净的窗口》,反映深圳的环卫工作。我自己担任编导、剪辑,还负责解说。因为我从小就喜欢讲故事,之前也创作过剧本,所以即便是拍纪录片我也喜欢拍出故事性。比如《空间的旋律》,我不仅选择了南海酒店、国贸大厦、体育馆、图书馆、银湖五个有代表性的深圳建筑,还找来了五个不同职业的人,在影片里不光谈建筑的风格,也谈人对建筑的心理诉求。可能是我这种“纪录故事片”的风格比较特别吧,片子出来之后,被文化部外联局作为向世界介绍深圳的外宣片,翻译成了8国文字,发行到56个国家和地区。

拍摄纪录片的间隙,我和湖南电视台的孙卓一起创作了三集电视剧《男人无烦恼》的剧本。因为深影当时一年只有两部电影有国家拨给的拍摄预算,所以尽管《男人无烦恼》预算只有12万,可深影却一分钱也给不出。没办法,想要开机就只有自己筹款,四处“化缘”了。

因为剧中主人公是一个生产汽车清洗机的个体户,我们借此拉到了长沙一家汽车清洗公司七八万块钱的赞助。粮草已备,片子马上就开拍了,我从潇湘厂请来了张黎(注:著名摄影师、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导演)当摄影师,男主演是胡宗琪,两个女主演分别是张英和杨蕾,都是很好的话剧演员。没想到当全剧拍到三分之二时,先前投资的那家公司却不再追加赞助费,我们“断供”了。因为我之前拍纪录片采访过万科,认识王石,大家都说万科对文化事业很热心,你去找王石没准能解燃眉之急。于是,我就一个人跑回深圳。

两万块钱,原以为到了王石那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没想到王石非但没有痛快给钱,还“数落”了我一个下午,说我没做市场调查啦,没有成本概念啦,没有风险意识啦……我在万科磨了一下午嘴皮子,王石只答应出5000块钱。事后用王石的话来说“当时郑导简直就是‘拂袖而去’”。事隔多年之后,当我自己成为一名文化企业的经营者,才真正懂得筹钱、赚钱是多么不容易。

经过努力,我们终于凑足了拍摄经费,电视剧《男人无烦恼》也很快拍完。然后就是两个没想到,一是这个剧上了当时央视一套,二是反响非常好。

1988年2月,我调进了深影,也拿到了深圳户口,成了一个“深圳人”。一天,我恰好路过万科,就上去对王石表示感谢,没想到王石给我提出了一个很正式、很严肃的提议:“你的艺术感觉不错,做事也执着,如果你愿意来万科的话,我们会支持你组建一个影视部。”我只考虑了一个星期就接受了万科的邀请,甚至从深影调走了全部档案,完全不给自己留退路。为什么我当时会放弃一个国营单位而进入一家民营企业呢?第一,我觉得万科和王石很关注文化;第二,因为我觉得万科有一种“精英意识”;第三,他们有足够的资金。

一进万科,王石就给了我一个“三年内就要赢利”的任务。我们开始并没有涉足影视剧拍摄,而是拍广告、制作卡拉OK大碟、拍专题片,第二年影视部就开始赢利了。我常在想,如果当年没有进万科,我大概也就是个文艺创作者,绝不会成为一个文化经营者。

1989年年底,一名叫姜一的辽宁作家拿着他创作的剧本《过年》找到我们,我们对这个农家过年的故事很认可,认为它不仅折射了中国社会的人情百态,还反映了商品经济进入中国家庭后引起的种种变革。于是,我们决定投资与北京电影制片厂合作拍摄。请来了著名导演黄健中,演员有李保田、赵丽蓉、梁天、六小龄童、葛优、史兰芽、丁嘉莉、胡亚捷、谭小燕、申军谊,全都是大腕。这是中国第一部同期立体声故事片,在1991年上映后,国内票房非常火爆,当年就卖出了近270个拷贝。在国外,《过年》获得了第4届东京电影节评委特别奖和最佳女演员奖。在票房与口碑上取得了双赢。

1992年,万科影视公司正式注册,我担任总经理。1993年,我们和北影厂又合作了电影《找乐》,这部片子在国际上一口气得了8项大奖,还得了30多万美元的奖金。一系列的成功把我们打懵了,于是错误的判断和灾难性的决定就接踵而至。

1995年,由我们投资1300万元拍摄的《兰陵王》上映。其实,在《兰陵王》拍摄时我就觉得前景不明朗,但导演提出的“比远古更远古,比现代更现代”的创作理念,让我们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错误地认为这部只有60句台词、充满形式感、意识超前的试验性作品会延续我们的成功,于是我们拿出全部身家,企图“毕其功于一役”。

《兰陵王》在国内放映后最终只收回300万元,亏损超过1000万元。面对《兰陵王》的失败,我当时血压骤升,眼底出血,很久都缓不过劲来。我开始思考把原来的“精品战略”改成“面向大众的艺术精品”。就是说,做的还是精品,但内涵不一样了,更贴近市场,更贴近老百姓。这次挫折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失败不是成功之母,善于反省才是成功之母。

我把公司的人员进行了精简,把指挥中心从深圳搬到了北京,逐步摸索到了观众的趣味取向,开始了“二次创业”。1997年,我们拍摄的《日落紫禁城》获得巨大成功,也让我们走出了失败的阴影。

接下来,在深圳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相继制作出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日出》、《林海雪原》这样高格调、高品质的艺术精品,而《空镜子》、《空房子》、《空巷子》、《铿锵玫瑰》等作品也广受观众好评和喜爱。

回首往事,我来深圳打拼已经有整整24年了。李安有句话说得好,“十年一觉电影梦”,我觉得自己在深圳打拼的这二十几年,浓缩成一句话就是:廿年一觉影视梦。不过,我的影视梦并没有醒,绚烂依然。

郑凯南谈承诺

翻开第 12 期《万客会》。上面有一篇小文章,叫《司机的故事 —— 女孩子与中巴 》,说的是上海万科城市花园1994 年开盘之时为了便利业主外出,买了两辆中巴作为班车往返市区,包括接送业主的孩子到复旦附中上学。后来住户增多,中巴不够使了,又增添了大巴。大巴逐渐增加到13辆,一天八十多个班次,赛过一个小型的公交公司。现在,复旦万科中学造在了家门口,师资都是一流的,业主的孩子们都就近上学了,只剩下一个女孩子因为正上初三毕业班,没有转回来,仍然在原先就读的云岭中学念书,而万科城市花园管理处在每天的上午 7点和下午4点专门开出一辆中巴,为的就是接送这一个小女孩上学放学…… 

“一辆车,一个司机,就为接送一个女孩,为什么?不为别的,只是当初有一个承诺。”文章是这样结束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读者会留意到这么一篇不起眼的小文章。我庆幸我读到了,因为我被深深地感动着,在合上刊物的时候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给在电影学院摄影系学习的儿子打电话,我在长途电话里把这篇文章读了一遍……

是的,承诺。在遍地是承诺的今天,承诺还能当真吗?

于是,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那个承诺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我是做导演的,14年前加盟万科做了文化传播公司的总经理和制片人。考导演系很重要的一关就是讲故事,我自小就喜欢听人讲故事,自己也特别喜欢讲故事。5 岁那年幼儿园举行幼儿讲故事比赛,别的小朋友开口都是“小白兔和大灰狼”“萝卜抬回家”“好宝宝不哭”之类的低级小玩意儿,我一上场开口就是《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语惊四座,把保育员阿姨和做饭的大师傅们听得目瞪口呆。那时候幼儿园小甲班的女孩子当然还不知道这故事敢情是《三言两拍》里的经典,我是从花花绿绿的小人书里看来的,小人书是我爸爸给我买的,故事是爸爸讲给我听的。五十年代初,家家都是好几个子女,象我这样的独生女成了凤毛麟角。人家羡慕我“吃独食”,又是大学教授的女儿,而我却整天羡慕别的孩子有哥哥姐姐,那时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的爸爸并不是我的亲爸爸,妈妈也不是我的亲妈妈,我更不知道我的身世就是一个故事……

等我真的得知自己有两个父亲和三个母亲的时候,是18岁那年的夏天,当时我的亲生父亲和母亲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些年,在我步入“知天命”之年的时候,回首自己的大半生,我才深刻地感悟到自己的身上确实综合着生父和养父两个性格截然不同却同样善良正直的旧知识份子的优点和缺点。

而我却整天羡慕别的孩子有哥哥姐姐,那时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的爸爸并不是我的亲爸爸,妈妈也不是我的亲妈妈,我更不知道我的身世就是一个故事…… 

我出身在湖南的衡山,我的生父李雨三当时是南岳国立师范大学体育系的教授,祖籍天津蓟县。许多年后我见到生父的照片仍觉眼前一亮,那完全是一个三十年代电影明星的印象: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西服革履,高大英俊气宇轩昂。生父是个性格豪爽又绝顶聪明的人,会骑马,会唱歌,会做诗,会弹钢琴,会自己谱曲,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我出生之前,家里已经有了四个孩子:大姐一立、大哥自立、二姐克立、二哥丁立。父亲爱母亲,父亲喜欢孩子,母亲生哥哥姐姐的时候,都是父亲亲自接生。我的养父后来说起这段往事,很是感慨说:“雨三从不在乎孩子吵闹,即使他做学问的时候,也习惯孩子在身前身后跑来跑去。哪个孩子不叫唤了,他就觉得一定有了毛病……雨三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他蹬着车,把四个孩子全载在车子上带到山下去采野花,抓萤火虫。他把野花编成花环,把女孩子打扮得象天仙一样,他把萤火虫装在葱管里,绿莹莹的一串一串挂满孩子们的床头……”

同在一条小街上,住着我后来的养父师大教育系的郑其龙教授。郑教授和李教授的性格截然不同,他的专业是研究先秦诸子百家,张口孔孟之道。也许是古书读太多的原因,自己也成了个“老夫子”,忠厚、老实、循规蹈矩,胆小而内向,他和师母都是安徽霍山人,自小生在皖北的大山沟里,过惯了苦日子。为了躲避日本飞机,郑师母在一个水塘里躲了3 天,落下个不能生育的毛病,人到中年,家中夫妻相对,没有子女,很有些冷清。李家的孩子躲迷藏,经常进了郑家的后院,郑师母总是好言好语,有时还留下吃些点心,这情景引起了国文系张教授的注意。一日三个朋友闲谈,提起李教授夫人即将临盆,家里又要多一张“嘴巴”。张教授开玩笑地说了一句:“雨三你真是不嫌累,孩子一个接一个,你看人家老郑多可怜,一个孩子也没有。我看,你就成人之美,回家跟嫂夫人商量商量,把这个孩子送给老郑得了……”父亲本是个性情中人,做事利落爽快,将心比心,觉得张教授言之有理,老郑也确实应该有个孩子,当即答应回家与妻子商量。而我的生母以为父亲只是一个玩笑,几乎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善良的父亲想让老郑高兴,当天晚上就专程跑到郑家,把这个决定告诉了老郑夫妇,让他们尽早做准备,等孩子一满月就抱过去。我那时还老实呆在母亲的肚子里,完全不知道有两个家庭两对父母此刻在为我的出生筹划着,兴奋着,准备着……人们常常提到“命运”,我不信命相之说,但是我觉得“运”确乎是存在着,我的整个人生的轨迹就是从那个时刻开始改变。

我出世了,一个白白胖胖的漂亮的小女孩。父亲和母亲欣喜若狂。母亲催着父亲给我取名字,她按照哥哥姐姐们名字后面都有一个“立”来给我排序,父亲就明白她早已把我送给郑家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父亲嗫嚅着说,先叫个小名吧,排行第五,又是牛年出生,就叫五牛!

一晃我就满月了,郑老师和郑师母送来了亲手做的小衣服小枕头小花被。父亲催着母亲表态,母亲却什么也不说,问急了,眼泪就“叭叭”地往下掉。父亲急得团团转,找到张教授。张教授说你别犯难,本来嘛,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总是舍不得。都怪我多了一句嘴,你别往心上去。人家老郑是个明白人,你们不提,他也不会提,他还怕你当真,让我跟你说,就当没有说过这档子事…… 

父亲却一直平静不下来,总想着自己对老朋友所做的承诺没有兑现,让人家白白高兴了好几个月。“我答应过他,怎么能变卦?”他认真和母亲谈话,天天谈,一连谈了好几天,把嘴皮子磨破,最后硬是让母亲点了头。在我满五十天的时候,母亲把我抱到了郑家,郑老师郑师母喜出望外,抱着我不知如何是好。养父一心要给我取个好名字,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郑凯南”才正式启用。这名字我很喜欢,没有玉啊珍呀的俗气,不象女人专用的。听养父说,一来是源自《诗经》上的一句“凯风,自南也”二来正值湖南解放。那时门前小街上整天过队伍,大人们抱着我向解放军招手。养父说我那时最喜欢戴解放军的帽子,喜欢帽子上的红五星,他就真的找人家要了一顶帽子,成天让我戴在头上。文革时养父被打成“牛鬼蛇神”,他怎么也想不通,我到“牛棚”看他,他认真严肃地对我说,凯南,你相信爸爸会fandang吗?爸爸是真心热爱共产党,热爱新社会的啊。你的名字里就有解放湖南的意思,还记得吗,你小的时候爸爸就抱着你迎接解放军,爸爸总对你说你是戴着解放军的帽子长大的,还记得吗?你说爸爸怎么会fandang啊……

养父说我那时最喜欢戴解放军的帽子,喜欢帽子上的红五星,他就真的找人家要了一顶帽子,成天让我戴在头上。文革时养父被打成“niuguisheshen”,他怎么也想不通,我到“牛棚”看他,他认真严肃地对我说,凯南,你相信爸爸会fandang吗?爸爸是真心热爱共产党,热爱新社会的啊…… 

我成了郑家的孩子,每天郑师母抱着我让母亲喂奶,喂完奶再抱回去。这事引起哥哥姐姐的不解,为什么咱们的妹妹睡到别人家去了?白天,他们轮番地到郑家看我,中午还不愿意回家,郑师母就让他们在家吃午饭。下午赖着不走,又在郑家吃晚饭。父亲不许他们成天呆在郑家,他们就把我偷回李家,让养父养母直着急。父亲又犯了难。他觉得长此下去,孩子们会把老郑一家搅得鸡犬不宁,有了哥哥姐姐这么朝夕相见,五牛最终也难成为郑家的女儿。思前想后,他拿定主意,跟母亲商量后,主动辞去了国立师大的工作,就在当年的秋天领着全家离开湖南到武汉体育学院教书去了。他向四个孩子交代:五牛是你们的亲妹妹,但现在她已经是郑伯伯的女儿。今生今世,只要郑伯伯和郑伯母还活着,你们谁也不能去认她!这之后不久,我也随养父母来到了省会长沙。养父先是在湖南大学任教,后来又调到湖南师范大学任教。我在风景秀丽的岳麓山下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我就读的“湖南大学员工子弟小学”,就是现在作为国家文化古迹供游人参观的岳麓书院,后院的“文昌阁”是当年的小学校图书馆,“忠孝廉节堂”是下雨天上体育课的地方,如今,悬挂着“唯楚有材,于斯为盛”牌匾下一对汉白玉石鼓依然矗立,时光却过去了整整四十年!那时我是全校有名的好学生,不但年年都是“最优等生”,还是文艺活动中风头最劲的人物。养母擅长针黹,变着法儿给我做花裙子,织毛衣,还用父亲的旧上装给我改了一件藏蓝的小西服。我穿着它扎着花蝴蝶结去参加各种各样歌咏大会,舞蹈表演,还代表学校给大学的党代会团代会献词献花…… 

如果把这期间我和养父母的生活作为电影中平行蒙太奇的交叉剪辑的话,那么一面是彩色的,伴随着欢快的音乐,另一面是黑白的,伴随着低沉哀伤的旋律……

现在咱们家唯一没有受到牵连的就是五牛了,你们就放过这个妹妹,让她安安心心地活着吧…… 

1957年,我的生父在武汉被打成大youpai,他的名字出现在报纸的头版,立刻牵连了所有的亲属和子女。当时大姐是即将毕业的北京航空学院的学生,大哥和二姐都是正在就读的湖北艺术学院管弦系的学生,一个学习小提琴,一个学习长笛。二哥刚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艺术学院学习钢琴,被选为班长还不到三个星期……因为父亲的问题,他们政治上受到歧视,准备讨论入党入团的莫名其妙就被通知取消。父亲开除了公职被遣返原籍劳动改造,母亲自愿放弃公职陪伴他一起回乡。他们带着二哥和我刚满 7岁的妹妹回到了蓟县,成了礼明庄人民公社张家店村的普通农民,从此陷入了苦不堪言的悲惨境地……

父亲刚烈的个性使他无法取得“人民的谅解”,而母亲抑郁成疾五十岁不到就患脑溢血去世。父亲在56岁那年一病不起,大姐和大哥接到消息慌忙回家,看着躺在炕头上骨瘦如柴的父亲不禁泪如雨下。大姐说,爸,咱们能给郑伯伯写封信吗?看在五牛的份上让他帮帮咱们……父亲立刻打断她的话说:“不行!”他拉着一双儿女的手,“千万不要给湖南写信,千万不要影响到他们。现在咱们家唯一没有受到牵连的就是五牛了,你们就放过这个妹妹,让她安安心心地活着吧……”

我的至情至义的父亲到死都在恪守着一个承诺,我的哥哥姐姐遵照父亲的叮嘱,一直没有给养父写过信,直到父亲去世两年之后,养父从张教授的信中才得到这个消息。

父母去世后,剩下我的二哥丁立和妹妹五一在农村相依为命。作为youpai的子女,由当地革命委员会做主,二哥娶了个贫农的女儿,妹妹嫁了个贫农的丈夫。他们在农村生儿育女,真正扎下了根。就在我的哥哥姐姐和妹妹在泥泞的人生路上艰难跋涉的时候,和他们一奶同胞的五牛却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地通过升学考试,成为了长沙最有名的重点中学长沙一中初79班的学生……

现在我时常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总在想着,要是当初张教授没有开那么一个玩笑……要是父亲没有那个承诺……要是母亲坚决不同意……那么1957年跟着父母回原籍的就肯定是我。我是夹在二哥和妹妹中间的未成年女儿,说什么也不可能把我一个人留在武汉。那么,我的一生中还会有电影和电视吗?还会成为一个总经理和制片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会象哥哥一样学会种棉花栽苹果;我会象妹妹一样学会轧碾子推磨盘,我会在20岁那年成为一个三代雇农家的媳妇,然后象妹妹一样,呼拉拉一气生下五个孩子……我不信命,但能否认冥冥中没有一双手在拨弄着我的命运吗?

郑凯南谈失败

我不是女强人,虽然事业上算得上很成功了,公司投资拍摄了《日落紫禁城》、《空镜子》、《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林海雪原》、《梅艳芳菲》等一系列具广泛影响力的影视作品。我本人虽然获得了全国“十佳制片人”称号,但仍尚需努力。

我一直认为:喜欢学习,综合能力就会好;待人友好,就能赢得人心;不断反省,会让人吸取教训;善于挖掘,会让人捕捉市场走向和观众需求。

我觉得自己没多少商人的气质,我从小就喜欢学习,喜欢看书,应该是搞文艺的。曾经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战地记者,是一个热血青年……

我在影视圈内能获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自己的亲和力。我待人真诚,懂得看别人的优点。一般女人之间的关系都不怎么好,但我可以和同性相处得很好,甚至对手也把我当朋友看。

  在当年备受关注的“张默打人事件”中,故事“女主角”———中戏二年级女生童谣招致诸多非议。在电视剧《林海雪原》发布会上,我对童谣给予了很高评价:“不娇气,很忠厚,也挺热心的。生活中的她特别可爱,眼睛水汪汪的,不像一些女演员有风尘气,特招人喜爱。

真诚有好报。2004年底,恰逢梅艳芳忌辰周年。梅妈妈向媒体哭诉“人走茶凉世情薄如纸”。我在报上看到这则消息,连夜赶往香港,找到梅妈妈的住所登门拜访,恳切表达了我的慰问之情。此后,我经常开车去看望梅妈妈。一天,我对梅妈妈说:“梅姑有这么多故事,为什么不拍成影视作品呢?让世人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她。”梅妈妈握着我的手说:“好姑娘,我把女儿交给你拍!”

我经常说一句话:反省才是成功之母。同别人不一样,我最喜欢谈论自己的失败。1994年,由于《找乐》、《过年》等几部影片带来的巨大成功,我开始“眩晕”了,决心拍一部“艺术家自己的电影”——《兰陵王》。当时《兰陵王》话剧在百老汇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所以我们全盘接受了导演在创作上的所有艺术追求,完全没有顾及中国本土观众的欣赏习惯,甚至幼稚地认为,我们的市场在世界。《兰陵王》在票房上一败涂地,这次“滑铁卢”几乎将我击垮。那次失败让我认识到,国内市场贴近老百姓才是根本。正是这次教训,让我重新回到正轨,提出了“面向大众的电视剧精品”的制作目标。

  后来,我投资的多部影视作品都获得了成功,《梅艳芳菲》播出后社会反响虽然很大。但我仍然在反省:首先是不同地方的观众对《梅艳芳菲》有不同的反应,地域性还是个重要的元素。另外,这部剧在情节的设置上还是有点平,由于要照顾角色对应的问题,剧中的冲突不够,导致戏剧张力不足。

我喜欢去找那些别人还没有发现、但老百姓又喜欢的新鲜东西。和别的制片人不同,一个剧我会从剧本一直抓到发行,从艺术含量上下功夫,而且我从女性的角度去了解市场,这些都令我在市场上有立足之地。

1998年冬末,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北京某汽车站,我与同事等车。同事随口说了一句:“这种冬日的阳光,多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描写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脑海中灵光一现——何不将中国人喜爱的保尔拍成电视剧,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搬上荧屏?

在此之前,只有外国的制片人到中国来拍摄中国题材的影视作品,还没有一个中国的摄制组去国外投资拍摄一部外国题材的作品。在这个意义上,《钢铁》是中国文艺创作史和文艺制作史上绝无仅有的尝试。结果,2000年2月《钢铁》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创下了当年中央台的收视率纪录,并在当年的中国电视金鹰节上夺得好几个重要大奖。

能在制片人这个位置上获得成功还是因为我贵在坚持。我认真、坚韧,比别人承受力强一点。我就是不服气,不服输,所以老是舍不得放弃,现在压力越大,越觉得过瘾了。所以,我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我不是女强人,这是我反复要说的一句话。平常喜欢种种花,养养草、做做饭,我应该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我曾经离异,后来和一个法官组织了家庭。他形象很好,东北汉子。他还是个文艺积极分子,后来被《中国女排》看中了,就改行做了演员,他曾在《梅艳芳菲》里出演一个角色,在《空巷子》也出演一个重要角色。我们夫妻俩虽然在一个剧组,只是工作上的合作者,我们连住都不在一起。

 

 

郑凯南(1949~ )女,祖籍天津蓟县,生于湖南南岳。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原在湖南省话剧团工作,曾在央视播出的话剧《第二次握手》中扮演丁洁琼。

1986年调入深圳,1988年起任万科影视公司总经理和总制片人。  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理事,中国电视家协会电视剧专业委员会委员。

导演过《男人无烦恼》、《深圳印象》、《冬日情话》等电视剧,策划和监制过多部有影响的影视作品,如电影《过年》、《找乐》、《兰陵王》、《梅艳芳菲》、《减肥旅行团》等,以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林海雪原》、《日出》、《牛虻》、《空镜子》、《空房子》、《空巷子》、《城市上空的惊鸟》、《铿锵玫瑰》、《日落紫禁城》、《大商场》、《珍邮迷案》、《苏菲的供词》等电视剧。

执导的作品多次获国内外大奖,2002年获“中国十佳制片人”称号,2003年成为第一个走上哈佛论坛的中国制片人。

这是《湖湘文化名人衡阳辞典》对郑凯南的介绍。

郑凯南编年史

制片人,深圳万科影视有限公司总经理

1949年出生于湖南衡山。

1968年毕业于湖南省戏剧学校(今湖南省艺术学校),曾担任湖南省话剧团演员。

1985年来深圳,1988年担任万科影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担任多部影视剧制片人。

1990年电影《离婚合同》获哈尔滨冰雪电影节银奖、电影局十大优秀电影之一。

1991年电影《过年》获深圳市委和深圳市政府特别嘉奖。

1993年电影《找乐》获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法国南特电影节大奖。

1995年《兰陵王》获美国洛衫矶桑塔克瑞塔最佳外语片、美国夏威夷国际电影节金摄影机奖。

1996年电影《减肥旅行团》国产影片发行居第五位。

2002年电视剧《空镜子》获第22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长篇电视连续剧优秀作品奖等。

2005—2006年,电视剧《梅艳芳菲》引起广泛争议

另外担任制片人的电视剧还有《日落紫禁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日出》、《林海雪原》、《空房子》、《牛虻》等。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