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名夏===一个法律人的博客

一个认真/正直的人,一个追求浪漫文学的人,也是一个追求法律浪漫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同时追求文学与法律浪漫之人的博客 ...... 一个认真、正直的人,一个追求浪漫文学的人,也是一个追求法律浪漫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行走之旅唤醒我沉睡的激情(二)  

2009-03-08 17:4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大连

这之前我没有去过大连与青岛,在我的印象中,大连与青岛都是美不胜收的旅游胜地。我的那些天南地北到处跑的朋友多次称赞说,中国有四大美城,第一是大连,第二是青岛,第三是珠海,第四是常德。对于常德,我不便妄加评论,因为我本人就生活在这个城市,如果我说常德如何如何美,就会被人讥笑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还是让外人来评论常德吧。而珠海呢,几年以前我曾经在那里呆过几天,那里碧蓝的海水、平缓的海滩、宽敞的滨海大道以及荡漾在空气中的悠闲气息,都是我印象中最美、最难忘的。我喜欢她,从心底里喜欢。而大连与青岛,此前我虽未曾涉足,但却是我心中最向往的地方之一,可以说,我是带着心中的梦想飞往这两个城市的。临上飞机之时,我就在想,在我看完大连、青岛之后,要好好地品味一下朋友眼中的四大美城是不是真如其所言,要知道,他们眼中的四大美城,有三座临海啊。

飞机从长沙黄花机场离开地平线,直到稳稳地降落在大连的土地上,花了整整三个小时,到达大连周水子机场时,已是晚上九点半了,在飞机上俯瞰大连的夜晚,别有一番情趣,那星罗棋布的灯光,将滨海城市点缀得异常妖娆,让人看不透大连的内涵。

走出机场,我和同行的小高四下张望,却没有找寻到接访的人,电话联系后,接站的人说马上派人过来,我想了一下后说,算了,这么晚了,我们自己打的到宾馆算了。   

司机见我们是外地人,问清了我们所要达到的宾馆之后,热情地说,哈罗!安心上车吧,会很快把你们送到的。路上,司机边开车,边给我们介绍:这是迎客路、华水路、疏港路等等,那是迎客广场、大连门广场、五一广场等等。我一边听着司机的介绍,一边暗自思忖:不愧是东北人啊,不仅热情,而且善侃,更是一位好导游。这司机还有一个特点,说着说着,就从嘴里嘣出一句“哈罗”。

的士很快到达目的地——白云山庄。司机待车停稳,便打开前门,然后又下车帮我们打开后门,一边帮助我们提行李,一边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打一个电话……,刚才在路上,我已将司机的手机号码存入我的手机之中,打算在培训结束后让这位姓张的司机带我们好好地瞧瞧美丽的大连……

白云山庄座落在大连西岗区的白云山小区里,我们老老实实地在培训班呆了两天,我实在是忍受不住对美的向往,在培训的空隙,爬上山庄的八楼楼顶,站在楼顶,叼着一根香烟,极目远眺,眼前一片辽阔,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阳光照在头顶暖暖的,蔚蓝的大海、飞翔的海鸥、远处若隐若现的海岛……似乎都是那么触手可及。其实,我曾多次与大海亲近过,越南的下龙湾、三亚的天涯海角、北海的银滩、还有珠海……,都曾留下我的足迹。可不知什么原因,一看到蓝天碧海,我的心就禁不住骚动起来。

听着台上教授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我的心早已神游到黄海边上去了。当他宣布:“今天的课到此结束。”话音未落,我与小高的身子早已弹离座位,我们来不及去餐厅解决温饱问题,甚至来不及放下教材,就直奔主题,赶往傅家庄公园,十多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公园。由于是星期天,到公园休闲的人很多,看到那些三三两两背着包、拿着相机的人,估计与我们一样同是观光客。看着风平浪静的黄海,感觉与我们南方的湖泊没什么两样,大海的汹涌哪去了,为什么变得如此驯顺了呢?沿着海堤,我们不知不觉走到银沙滩了,还没到沙滩,映入我眼帘的是水中的一座观音菩萨。这倒是一件希罕事儿,真是啊,观音菩萨,无所不在,踩在海滩边粗糙的沙石上,眺望着黄海中那些在夕阳下若隐若现的海岛,仿佛进入仙境。小高说,我们是否到那些岛上去看看,我听了,朝他笑笑,然后摇摇头,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指着海中的那些岛屿说,距离产生美,因为那些岛屿与大陆相隔,我们在远眺它们时,总会浮想联翩。海岛是罗曼蒂克的源泉,白沙、碧水、孤男、寡女,远离尘世的喧嚣,绝对是适合滋生爱情的好地方;海岛还是让人惊魂的恐惧地,海盗、宝藏、丛林、怪兽,又是孕育传奇的地方。不是么,无数的小说与电影,都是以海岛作为背景来展开,《鲁滨逊漂流记》《基督山伯爵》《金银岛》《侏罗纪公园》《夏日麽麽茶》……,哪一部不是?因为海岛的神秘、浪漫、惊险,人们对海岛总有一种登陆的欲望、探寻的渴求,不是吗?当年的达伽马、哥伦布、麦哲伦、达尔文,就是在这样或那样的欲望驱动下,穿越浩瀚的大海,他们登上了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岛屿。记得达尔文带着一帮人驾驶着一条船,驶入一块热气蒸腾的未名岛屿时,达尔文挺自豪地说:现在,我命名它为火地岛,旁边的一个朋友指向一座高高的山峰,说:请允许我命名它为达尔文峰。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旅行啊!可以说,像达尔文他们这样的机会,现在是没有了。现在虽然没有了那种机会,但是每一个小岛、每一个小岛的侧面、每一个侧面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都有着千变万化;还有季节的变幻,没有一个人一次登陆就能完整地存储印象,既然是这样的,那么人们登陆的欲望依旧是不可遏止的,因为这是人类的本能、人类的本能就是发现,重新发现……

小高听了我的一番言论,问我们去不去登陆大连的名岛——棒棰岛,我摇摇头,说,要去就去那些人们很少涉足的地方。这种情愫萦绕在我脑海中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总想发现什么,但总失望。

见时间不早了,我们又沿路返回,在一家大餐馆花了三、四百元点了四、五个海鲜,除了一条海鱼尚可入口之外,其余的几个海鲜我只是尝了尝,那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回到宾馆,洗去一身的疲惫,我们便早早歇息,不料第二天一早醒来,天老爷却下起了大雨,整个天空一片阴惨惨、灰蒙蒙的,我从心底不由发出阵阵叹息,完了,下午准备叫上那张姓司机陪我们出去转转的,这雨天多败兴呀。

耐着性子把上午的课听完了,吃过中餐后,我们正准备回房休息,突然发现外面已放晴,就在我们吃中饭的间隙,天老爷开眼了。我忙掏出手机,调出张司机的号码,揿下“OK”键后,不久,老张浑厚的东北口音便传了过来:“哈罗,大哥有何吩咐?”

我也学他“哈罗”了一声后,让他马上到白云山庄来接我们,老张在“哈罗”后说,十五分钟后到。

很快,老张的车“嗤”的一声冲上平台,稳稳地停在我和小高面前。

一上车,老张就问我们是否开完了会,我说,还没有,下午偷空出去转转,老张问想去哪转转,棒棰岛?我摇头,蛇岛?我仍然摇摇头,老张疑惑了,他不明白我们到底想去哪儿,他一边慢慢地开着车,嘴里一边咕哝着什么,去长海县看海岛?那儿太少又太远,不划算。突然他一拍方向盘,说带我们去一个很少有游人去的海岛。到了那儿,既可以让我们过玩瘾,又可以过嘴瘾。我大叫一声哈罗!

老张歪过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你也哈罗了?我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我在日记里已经跟你记了一个好称呼,老张问什么称呼?我要他猜猜,他说猜不出来,我抽出一支烟,问他抽不抽,他一看,先来了一声哈罗之后,大叫道,芙蓉王,名烟啊,那就尝尝吧!待他点燃香烟,美美抽了一口后,我才说,叫你“哈罗张”。老张一听,笑道:这名字,中啊。

说笑之中,我们的车不知不觉便来到了金州区的大魏家镇的鹿岛附近。这儿的岛屿太多了,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同小高到附近的渔民家租了一条小船,来到一座小荒岛上。小岛上杂草丛生,似乎很少有人上岛来,竟难得找出一条路来,我们身上除带有一瓶矿泉水和一部相机外,什么东西也没带,况且,我们也没打算留下什么名垂青史的举动,在岛上胡乱拍了几张照片,洒下几滴臭汗后,便离开了小岛,回到海滩边,我们看见哈罗张正在清洗什么,见我们这么早就回来了,笑道,有什么收获?遇到美人没有?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岛上鸟都没一个,哪来的美女?美女都被你哈罗张藏起来了。哈罗张笑道,我可没有那本事,你们先歇一会儿,待我弄一个拿手的菜让你们尝尝,看比你们湖南菜差不差。原来,在我们上岛时,哈罗张已与当地渔民谈好了价钱,借他们的锅灶弄一顿饭吃。

很快,哈罗张炒熟的菜便端上了桌子,一大碗水煮海带,一大碟凉拌海带,凉拌海带上还洒了很多辣子,我问他哪儿弄来的,他说,我们在金州区政府附近的一家超市不是停了一会儿车吗?噢,这哈罗张还真细心啊!

吃着哈罗张亲手操刀的饭菜,我和小高都啧啧称赞,这是我们到大连后吃得最好、最香的一餐饭,特别是哈罗张从海里刚刚捞上来的海带,让我们大饱口福。

回到宾馆时,已是深夜,我们要多给哈罗张一百元钱,他不要,说他做生意靠的是诚信,从不乱要价的。他还说了一句大话:我哈罗张要为大连的旅游事业树起一面旗帜,让外地游客在感受美丽的大连时,也感受一下大连人一颗美丽的心。我记下了哈罗张的名姓和手机号码,还有电子邮件,他说他一有空就上网聊天,聊大连的一切。

可惜,我记录的那个本子在另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弄丢了,这个话题我在后面将有详细的记载。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